满庭芳·风老莺雏|周邦彦|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品简介】   《满庭芳·风老莺雏》由周邦彦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周邦彦于哲宗元八年任溧水(属今江苏)县令。此词正是作者被贬时心中愤愤不平,而又求自我解脱的一首抒情之作。上阕系凭栏所见,有自然恬淡的初夏景致。“地卑”两句转写卑湿之地令人不适。“人静”三句又描画出一种风景宜人的境界。“凭栏久”将自己的处境与被贬江州的白居易相比较。下阕写凭栏所想,写逐客之悲。以飘流的“社燕”自比,将为宦亦喻为寄人篱下,可见词人孤愤与凄凉心境。只好在酒里去寻求暂时超脱。此词表现了词人内心深处的痛苦与矛盾,无论是寄情山水还是以酒麻醉,都不能使自己完全忘却现实。所以总是陷于沉郁顿挫之中。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满庭芳·风老莺雏》(夏日溧水无想山作)   作者:周邦彦   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嘉树清圆。地卑山近,衣润费炉烟。人静乌鸢自乐,小桥外、新绿溅溅。凭栏久,黄芦苦竹,疑泛九江船。   年年,如社燕,飘流瀚海,来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   【注释】   溧水:今江苏省县名。   风老莺雏:幼莺在暖风里长大了。   午阴嘉树清圆:正午的时候,太阳光下的树影,又清晰,又圆正。   卑:低。   炉:熏炉,用来燃香去潮湿之气的。   乌鸢:泛指飞禽。   新绿:指河水。   疑(ni三声):通“拟”,比拟。   黄芦苦竹:白居易《琵琶行》:“住近湓江地低温,黄芦苦竹绕宅生。”这句和“地卑山近”都是说自己所住的地方和白居易谪居江州时所住的地方很相似。   社燕:燕子春社时飞,秋社时归去,故称。(社:春秋两次祭土神的日子。)   翰海:沙漠。 这里泛指遥远、荒僻的地方。   寄:托身。   修椽(chuán):长的椽子。 屋顶盖的长大木条,此指屋檐。   身外:指功名利禄等。杜甫《绝句漫兴九首》第四:“莫思身外无穷事,且尽生前有限杯。”   簟(diàn):竹席。   【翻译】   风使春季的莺雏长成,夏雨让梅子变得肥美,正午茂密的经树酒下圆形的阴凉笼罩的地面。地势低洼靠近山,衣服潮湿总费炉火烘干。人家寂静乌鸦无忧自乐翩翩,小桥外边,新涨的绿水湍流激溅。久久凭靠栏杆,遍地黄芦苦竹,竟仿佛我自己像遭贬的折居易泛舟九江边。年复一年。犹如春来秋去的社燕,飘飞流浪在大漠荒原,来寄居在长长的屋檐。且不去想那身外的功名业绩,还是怡心畅神,常坐酒樽前。我这疲倦、憔悴的江南游子,再不忍听激越、繁复的管弦。就在歌宴边,为我安上一个枕席,让我醉后可以随意安眠。   【题解】   周邦彦于宋哲宗元祐八年(1093)年任溧水知县。本篇作于知溧水县任上,词人内心颇有贬谪之愁苦,笔下故作旷达,其实颓唐。 【句解】   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嘉树清圆。地卑山近,衣润费炉烟   黄莺的雏鸟在和风中长大了,梅子也在雨水的滋润下日益成熟。中午的时候,天阴沉沉的,树木更见美好,叶子清亮,给人珠圆玉润的感觉。“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嘉树清圆”三句,固然是写景,但也点明了时令。溧水在长江南岸,背山而居,进入梅雨季节,湿气太重,身上的衣裳总是湿漉漉的,自然要花很多工夫在炉火边将它们烤干。贾谊《鵩鸟赋》里说“谊既谪居长沙,长沙卑湿,谊自伤悼,以为寿不得长”;白居易贬谪江州司马时所作《琵琶行》诗里说“住近湓江地低湿”。“地卑”“衣润”,暗寓贬谪之苦。然而,不说衣“湿”,而说衣“润”,便有许多情致。   人静乌鸢自乐,小桥外、新绿溅溅。凭栏久,黄芦苦竹,拟泛九江船   偏居近山卑湿之地,难免心境萧条,来往宾客也很少。唯有乌鸦鸟雀往来,小桥流水,在新绿的掩映之下,欢快流淌。乌鸢,就是乌鸦。溅溅,是象声词,形容水流的声音。一个人百无聊赖,想起白居易《琵琶行》里“黄芦苦竹绕宅生”的诗句,此情此景也真是像白居易当年在九江写《琵琶行》的时候啊。“拟”字,在这里是“似”的意思。“黄芦苦竹”和“九江船”,自然是用白居易写《琵琶行》的典故。《琵琶行》序云:“元和十年,余左迁九江郡司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闻船中夜弹琵琶者,听其音铮铮然有京都声。”   年年。如社燕,飘流瀚海,来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   下片转到说自家身世,感叹自己如社燕一般,年年奔波,四海漂流,终究还是寄人篱下。社燕,指春社之燕。古人以立春后第五个戊日为春社,立秋后第五个戊日为秋社,燕子在春社飞来,秋社飞走,所以称社燕。瀚海,即是“翰海”,《史记索引》引崔浩语“北海名,群鸟之所解羽,故云翰海”。“飘流瀚海”,是说燕子漂流到边远寒荒之地。“修椽”,指房屋里的长梁,燕子一般选择在梁下做窝。身世已是如此了,还不如不考虑这些烦心的事情,还不如喝下眼前的这杯酒。尊前,同“樽前”,指酒樽之前。“莫思身外,长近尊前”八个字,自杜甫诗中来。杜甫《绝句漫兴九首》有云:“莫思身外无穷事,且近生前有限杯”。   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   “对酒”总是“当歌”,奈何借酒浇愁愁更愁,身为江南倦客的我,形容憔悴,酒筵上的急管繁弦之音,只能让我脆弱的内心更加不堪。有心思的人,是最容易喝醉的。我且豁出去吧,你们在酒席歌筵边,先给我准备好凉席和枕头,我醉了的时候,就让我一个人好好地躺一会儿。 【评解】   本篇为触景生情之作,上片写江南初夏风景,下片抒江南倦客之情,其间有无限身世之感,几回欲说还休,中有哽咽回环,然而下笔却闲雅含蓄,素为人所称道。梁启超《艺蘅馆词选》说本篇“最颓唐,语最含蓄。”陈廷焯《云韶集》说本篇“起笔绝秀,以意胜,不以词胜。笔墨清高,亦凄恻,亦轻狂”。陈廷焯《白雨斋词话》说:“美成词有前后若不相蒙者,正是顿挫之妙。如《满庭芳·夏日溧水无想山作》上半阕云:‘人静乌鸢自乐,小桥外、新绿溅溅。凭栏久,黄芦苦竹,拟泛九江船。’正拟纵乐矣,下忽接云:‘年年。如社燕,飘流瀚海,来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长近樽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枕簟,容我醉时眠。’是乌鸢虽乐,社燕自苦。九江之船,卒未尝泛。此中有多少说不出处,或是依人之苦,或有患失之心。但说得虽哀怨,却不激烈。沈郁顿挫中,别饶蕴藉。后人为词,好作尽头语,令人一览无余,有何趣味?” 陈廷焯此说,最得本篇三昧。   【赏析】   周邦彦为北宋末期词学大家。由于他深通音律,创制慢词很多,无论写景抒情,都能刻画入微,形容尽致。章法变化多端,疏密相间,笔力奇横。王国维推尊为词中老杜,确非溢美之词。兹分析一下他的《满庭芳》一首词,即可见一斑:    周邦彦于公元1093年(哲宗元祐八年)任溧水(今江苏溧水县)令,时年三十七岁。无想山在溧水县南十八里,山上无想寺(一名禅寂院)中有韩熙载读书堂。韩曾有赠寺僧诗云:“无想景幽远,山屏四面开。凭师领鹤去,待我桂冠来。药为依时采,松宜绕舍栽。林泉自多兴,不是效刘雷。”由此可见无想山之幽僻。郑文焯以为无想山乃邦彦所名,非是。   上片写足江南初夏景色,极其细密;下片即景抒情,曲折回环,章法完全从柳词化出。“风老”三句,是说莺雏已经长成,梅子亦均结实。杜牧有“风蒲燕雏老”之句,杜甫有“红绽雨肥梅”之句,皆含风雨滋长万物之意。两句对仗工整,老字、肥字皆以形容词作动词用,极其生动。时值中午,阳光直射,树荫亭亭如幄,正如刘禹锡所云:“日午树荫正,独吟池上亭。”“圆”字绘出绿树葱茏的形象。此词正是作者在无想山写所闻所见的景物之美。   “地卑”两句承上而来,写溧水地低而近山的特殊环境,雨多树密,此时又正值黄梅季节,所谓“梅子黄时雨”,使得处处湿重而衣物潮润,炉香熏衣,需时较久,“费”字道出衣服之润湿,则地卑久雨的景象不言自明,湿越重,衣越润,费炉烟愈多,一“费”字既具体又概括,形象袅袅,精炼异常。   “人静”句据陈元龙注云:“杜甫诗‘人静乌鸢乐’。”今本杜集无此语。正因为空山人寂,所以才能领略乌鸢逍遥情态。“自”字极灵动传神,画出鸟儿之无拘无束,令人生羡,但也反映出自己的心情苦闷。周词《琐窗寒》云:“想东园桃李自春”,用“自”字同样有无穷韵味。“小桥”句仍写静境,水色澄清,水声溅溅,说明雨多,这又与上文“地卑”、“衣润”等相互关联。邦彦治溧水时有新绿池、姑射亭、待月轩、萧闲堂诸名胜。   “凭栏久”承上,意谓上述景物,均是凭栏眺望时所见。词意至此,进一步联系到自身。“黄芦苦竹”,用白居易《琵琶行》中“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之句,点出自己的处境与被贬谪的白居易相类。“疑”字别本作“拟”,当以“疑”字为胜。   换头“年年”,为句中韵。《乐府指迷》云:“词中多有句中韵,人多不晓,不惟读之可听,而歌时最要叶韵应拍,不可以为闲字而不押,……又如《满庭芳》过处‘年年,如社燕’,‘年’字是韵,不可不察也。”三句自叹身世,曲折道来。作者在此以社燕自比,社燕每年春社时来,秋社时去,从漠北瀚海飘流来此,于人家屋椽之间暂时栖身,这里暗示出他宦情如逆旅的心情。   “且莫思”两句,劝人一齐放下,开怀行乐,词意从杜甫诗“莫思身外无穷事,且尽尊前有限杯”中化出。“憔悴”两句,又作一转,飘泊不定的江南倦客,虽然强抑悲怀,不思种种烦恼的身外事,但盛宴当前,丝竹纷陈,又令人难以为情而徒增伤感,这种深刻而沉痛的拙笔、重笔、大笔,正是周词的特色。   “歌筵畔”句再转作收。“容我醉时眠”,用陶潜语:“潜若先醉,便语客:‘我醉欲眠卿可去。’”(《南史·陶潜传》)李白亦有“我醉欲眠卿且去”之句,这里用其意而又有所不同,歌筵弦管,客之所乐,而醉眠忘忧,为己之所欲,两者尽可各择所好。“容我”两字,极其婉转,暗示作者愁思无已,惟有借醉眠以了之。   周邦彦自公元1087年(元祐二年)离开汴京,先后流宦于庐州、荆南、溧水等僻远之地,故多自伤身世之叹,这种思想在此词中也有所反映。但此词的特色是蕴藉含蓄,词人的内心活动亦多隐约不露。例如上片细写静景,说明作者对四周景物的感受细微,又似极其客观,纯属欣赏;但“凭栏久”三句,以贬居江州的白居易自比,则其内心之矛盾苦痛,亦可概见。不过其表现方式却是与《琵琶行》不同。陈廷焯说:“但说得虽哀怨,却不激烈,沉郁顿挫中别饶蕴藉。”(《白雨斋词话》)说明两者风格之不同。下片笔锋一转再转,曲折传出作者流宦他乡的苦况,他自比暂寄修椽的社燕,又想借酒忘愁而苦于不能,但终于只能以醉眠求得内心短暂的宁静。《蓼园词选》指出:“‘且莫思’至句末,写其心之难遣也,末句妙于语言。”这“妙于语言”亦指含蓄而言。   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云:“清真词多用唐人诗语,隐括入律,浑然天成,长调尤善铺叙,富艳精工。”这话是对的。即如这首词就用了杜甫、白居易、刘禹锡、杜牧诸人的诗,而结合真景真情,炼字琢句,运化无痕,气脉不断,实为难能可贵的佳作。   【讲解】   宋哲宗元祐八年(1093),周邦彦任溧水县令,多年来辗转于州县小官,很不得志。本篇为此间所作。这首词通过凭栏眺望,描绘初夏景色,抒发了诗人政治上的失意和对官场生活的厌倦。比较真实地反映了封建社会里,一个宦途失意的知识分子愁苦寂寞的心情。
  
  上阕写江南初夏景色,将羁旅愁怀融入景中,观察细致,体物精微:
  “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佳树清园。”春风和煦,幼莺的羽翼渐渐长成。在夏雨的滋润下,梅子熟了,果实硕大,果肉鲜圆。正午烈日炎炎,绿树葱茏,清晰圆正的树阴覆盖着地面。
  
  “地卑山近,衣润费炉烟。”溧水县地势低洼而靠山,雨多树密,又正值黄梅季节,衣服潮润,待炉香熏衣,需时愈久,费炉香愈多。
  
  “人静乌鸢自乐,小桥外、新绿溅溅。”空山人静,乌鸢无拘无束,怡然自乐,小桥外边,绿波荡漾,水色澄清,鸣声溅溅。
  
  “凭阑久,黄芦苦竹,疑泛九江船。”久久凭栏眺望,遍地黄芦苦竹,想起自己的处境,竟仿佛遭贬谪一样,不由得联想到了白居易当年遭贬谪时泛舟九江的情景。
  
  
  下阕为凭栏所想,感叹身世飘零,抒发长年漂泊的苦闷心境,哀怨蕴藉,用典无痕:
  “年年,如社燕,漂流翰海,来寄修椽。”像这样年复一年,犹如春来秋去的燕子,飘飞流浪在大漠荒原,栖身在人家长长的屋檐下。
  
  “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且不去想那些种种烦恼的功名利禄,该放下时且放下,开怀畅饮,近酒无忧。
  
  “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我这飘泊不定的江南游子,身心早已疲倦,憔悴,再也经受不了那激越、繁复的管弦之音。
  
  “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就在歌舞酒宴的地方,先安放好竹席等卧具,酒醉了可以让我随意安眠。
  
  本词是周邦彦羁旅行役之词中的名篇。在词中先后化用杜甫(“绿垂风折笋,红绽雨肥梅”《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十首》;“莫思身外无穷事,且尽尊前有限杯”《绝句漫兴九首》之四),白居易(“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琵琶行》),刘禹锡(“日午树阴正,独吟池上亭。”《昼居池上亭独吟》),杜牧(“露蔓虫丝多,风蒲燕雏老。”《赴京初入汴口晓景即事》)等人的诗句,结合唐人的遭遇、诗意和自己眼前的实景,抒写己身流落之悲慨,运典入化,了无痕迹,丰富了词的内容,加强了表现力。此词抒情自然,用笔含蓄婉转,词意蕴藉而余味悠长。
  【作者介绍】   周邦彦(1056-1121)字美成,号清真居士。浙江钱塘(今浙江杭州市)人。北宋词人。少年落魄不羁,后在太学读书,宋神宗时因献《汴京赋》为太学正。哲宗时任庐州教授、知溧水县、国子主簿、秘书省正字。徽宗时仕途较坦荡,先后为校书郎、议礼避榆讨、大晟府提举,为朝廷制礼作乐。晚年知顺昌府和处州、南京鸿庆宫提举。卒,赠宣奉大夫。他精通音律,创制不少新词调,如《拜新月慢》、《荔支香近》、《玲珑四犯》等。现存词二百余篇,多写男女之情和离愁别恨,内容较为单薄,调子很低沉。其词承柳永而多有变化,市井气少而宫廷气多,词风也比柳永更典雅含蓄,且长于铺叙,善于熔铸古人诗句,辞藻华美,音律和谐,具有浑厚、典丽、缜密的特色。如《瑞龙吟》(章台路)、《西河》(佳丽处)等。其写景小词,富有清新俊逸的情调,如《苏幕遮》等。他是大晟词人的代表,是婉约派和格律派的集大成者,开南宋姜夔张炎一派词风,对后世影响很大。王国维《人间词话》说:“美成深远之致,不及欧、秦,唯言情体物,穷极工巧,故不失为第一流之作者,但恨创调之才多,创意之才少耳。”生平祥见《宋史》卷四百四十四(列传第二百三),有《片玉词》。更多唐诗宋词赏析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的相关文章。   王国维认为:“(周)先生于诗文无所不工,然尚未尽脱古人蹊径。平生著述,自以乐府为第一。词人甲乙,宋人早有定论。惟张叔夏(张炎)病其意趣不高远。然宋人如欧、苏、秦、黄,高则高矣,至精工博大,殊不逮先生。故以宋词比唐诗,则东坡似太白,欧、秦似摩诘,耆卿似乐天,方回、叔原则大历十子之流。南宋唯一稼轩可比昌黎,而词中老杜,则非先生不可。昔人以耆卿比少陵,未为犹当也。"意谓周邦彦为北宋词的“集大成者”。   【宋词英译】 Courtyard Full of Fragrance
Zhou Bangyan

In balmy breeze
Fledged orioles in flight, In gentle rain The mumes are filling out. At noon the rounded shadows of the stately trees Are pools of cool delight. Low is the plain With hills about. The clothes damp need incense smoke to make them dry.
It's so reposeful that e'en crows won’t fly.
Beyond the little bridge green water sings its song. Learning on rails for long, I seem to see that exiled poet who Was fenced in by a tangle of weeds and bamboo. From year to year I'm like a swallow swift that leaves For northern sea and wanders there and here, But glad to come back under the same old eaves. Well, why waste thoughts on downs and ups? Just drink the ever-brimming cups! For weary southerner with thoughts homebound, E'en merry flutes and strings would hollow sound. Beside the banquet table spread Put mat and pillow on a bed Where, drunken, I may rest my head!
【词牌简介】
  《满庭芳》,词牌名。又名《锁阳台》、《满庭霜》、《潇湘夜雨》等。《清真集》入“中吕调”。双调九十五字,前片四平韵,后片五平韵。过片二字,亦有不叶韵连下为五言句者。   【格律】   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仄中平仄平平(韵)。   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韵)。   中仄平平仄仄,中中仄、中仄平平(韵)。   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韵)。   平平(韵),平仄仄,平平仄仄,中仄平平(韵)。   仄平仄平平,中仄平平(韵)。   中仄中平仄仄,中中仄、中仄平平(韵)。   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韵)。
------分隔线----------------------------
热点内容
  1. 忆秦娥·晓朦胧|贺铸|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忆秦娥·晓朦胧》从唐朝诗人崔护《题都城南庄》化出。上阕景色,已给人一种伤感不已...
  2. 风入松·听风听雨过清明|吴文英|注释|翻译|赏 吴文英的《风入松·听风听雨过清明》是暮春忆旧怀人之作。此词表现暮春怀人之情,词质...
  3. 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辛弃疾|注释|翻译|赏析 《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这首词是作者带湖闲居时的作品。通篇言愁。通过“少年”时与...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
沙龙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