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 辛弃疾 柳永 周邦彦 李清照 陆游 姜夔 周密 刘辰翁 元好问 王沂孙 张孝祥 蒋捷 张元干 陈亮 刘过 史达祖 朱敦儒 张先 欧阳修 秦观 吴文英 晏几道 贺铸 黄庭坚 晏殊 刘克庄 张炎 温庭筠 纳兰性德

《倾杯》柳永词作鉴赏

  【作品介绍】   《倾杯·鹜落霜洲》是北宋词人柳永的一首词。词的上片词人工巧地描画出了一幅有声有色、声色并茂的秋色图;下片写词人对别后佳人的无限思恋,又因“水遥山远”既不能通信更不能相见,于是离愁万绪,无限悲伤,以致身心俱损、憔悴不堪!整首词上、下片一气贯通,浑然一体,感情起伏跌宕,把离情别苦渲染得淋漓尽致,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堪称佳作。   【原文】 倾杯⑴ 鹜落霜洲⑵,雁横烟渚⑶,分明画出秋色。暮雨乍歇,小楫夜泊⑷,宿苇村山驿⑸。何人月下临风处,起一声羌笛。离愁万绪⑹,闲岸草、切切蛩吟如织⑺。 为忆芳容别后,水遥山远,何计凭鳞翼⑻。想绣阁深沉,争知憔悴损⑼,天涯行客。楚峡云归⑽,高阳人散⑾,寂寞狂踪迹。望京国⑿。空目断、远峰凝碧⒀。   【注释】 ⑴倾杯:唐教坊曲名,后用作词牌,又名《古倾杯》、《倾杯乐》等,《乐章集》有七调,此词为“散水调”。双调一百四字,上片十句四仄韵,下片十二句六仄韵 ⑵鹜(wù):野鸭。王勃《滕王阁序》:“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⑶烟渚:雾气笼罩的水中小洲。沙龙国际《宿建德江》:“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 ⑷小楫:小船。楫,船桨,此处代指船。 ⑸苇村山驿:指僻野的村驿。苇、山为互文,指僻野。 ⑹离愁万绪:离愁别绪千般万种。 ⑺切切:拟声词,蟋蟀的鸣叫声。蛩(qióng):蝗虫、蟋蟀的别名。 ⑻鳞翼:鱼雁,古人以为鱼雁能为人传递书信。 ⑼争知:怎知。损:表程度,意为极。 ⑽楚峡:巫峡。 ⑾高阳:指“高阳酒徒”。《史记·郦生陆贾列传》:“郦食其陈留高阳人,沛公领兵过陈留,郦食其到军门求见。沛公见说其人状类大儒,使使者出谢曰:‘沛公敬谢先生,方以天下为事,未暇见儒人也。’郦生嗔目案剑叱使者曰:‘走,复入言沛公,吾高阳酒徒也,非儒人也。’”后用以指代酒徒。 ⑿京国:京城。 ⒀目断:望尽,望到看不见为止。   【白话译文】   野鸭飞落在霜露覆盖的小洲,大雁横越于雾霭笼罩的小渚。清楚地勾画出一幅秋色图。傍晚的雨刚刚停歇。天黑了,一叶小舟靠岸停泊,寄宿在荒村驿店。何人迎风站在月光下?一阵阵的羌笛声与河岸草丛里切切的蟋蟀声交织一起,引起离愁万绪!   只为思恋。与佳人别后,山水相隔,相距遥远,靠什么来传递书信呢?想来绣阁深枕中的佳人,怎么也不会知道浪迹天涯的游子如今已是身心俱损、憔悴不堪!巫峡幽会已逝,高阳酒徒已散,只有身心的寂寞孤独、行为的放荡不羁。眺望京都,徒然望断远方浓绿的山峰。   【创作背景】   柳永成年后离开家乡福建崇安县,虽寓居京都汴梁,但生活一直比较动荡。中举前为求取功名、维持生计,四处干谒漫游,中举后又为官务公事奔走在外,羁旅行役成了他的家常便饭。他对羁旅漂泊的苦况有着深切的体会乃至清醒的认识,为后人留下了许多羁旅行役词,这首《倾杯》就是其中之一。观词中内容,应为柳永远游之后返程途中所作。   【赏析】   此词用曲折多变的笔法描绘了清寂的山光水影,寄寓着词人落拓江湖的身世之感,构成一幅游子秋日行吟的连环画卷。词人在旅行途中言情,扩大了人物情感活动的空间,并且充实了言情的社会内容,将词的创作引向广阔的天地,在词史上乃是创举。   词的上片写景,点染出雨后夜泊的情状。起首两句描绘洲渚宿鸟,对偶工整,“落”字、“横”字使整个画面充满了灵动感;而“霜”字与“烟”字又使得这幅画面水雾弥漫,多了几分迷蒙之感,虽为景语,但其愁情,已隐然言外。“分明画出秋色”一语,不仅音节响亮,读来铿锵有力,更使读者有一种如置身画中之感。“暮雨”三句,以小舟晚泊江边作为背景来衬托词人出场。“夜泊”指出停舟的时间,“苇村山驿”点明投宿之处乃荒村驿店。暮雨无论绵密或者稀疏,皆可拟为离愁之情,而雨后秋月夜则以其凄清寥廓,显示出了词人的孤寂冷落。“何人”二句以设问提起,借笛声以抒旅怀。羌笛之声使词人思远之情油然而出,一泄无余。一个“起”字强调了声音突兀传来的响亮与气势,而“何人月下临风处”一语又带着一种遗世独立的孤傲与悲凉的味道。虽写愁,却写得画面清旷而气象高远,此境可谓婉约豪放,兼而有之,相辅相成,正如《乐府余论》所言:“柳词曲折委婉,而中具浑沦之气,虽多俚语,而高处足冠恒流。”“离愁万绪”四字点题,揭出词人内心活动。接着“闲岸草”一句,以“蛩吟似织”喻离愁之密集、深广,与迷离的雾气相应相衬,更可见愁情的难解与无奈。   词人这里借蟋蟀声托出怨情,触发起无限愁绪,由此引出下文。整个上片层层深入,细致入微地勾画了一种深邃幽远的意境。   “为忆”之句,触景而生情,抒写别后思念。“忆”字写思恋之情。以下再诉关山阻隔,鱼雁难通,从而反映出内心的焦虑。“想绣阁”三句,为对方设想,伊人深居闺房,怎能体会出行客漂流天涯,“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苦处。这里委婉曲折,设想奇景比女子自诉衷肠更为感人。“楚峡”句用宋玉之典,暗指自己旧日的欢爱已散,接着转笔归到目前境遇,说明往昔“暮宴朝欢”都已烟消云散,而此时孤村独坐,惟有对月自伤。末尾两句,以景结情,遥望京华,杳不可见,但见远峰清苦,像是聚结着万千愁恨,“目断”与“立尽”都是加强语气,这幅秋景中注入强烈的感情色彩,相思之意,怅惘之情不绝如缕。    这首词上、下片一气贯通,浑然一体,感情起伏跌宕,把离情别苦渲染得淋漓尽致,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堪称佳作。   名家点评   近代词学家谭献《复堂词话》:耆卿正锋,以当杜诗。(评《倾杯》起句“鹜落霜洲”)   近代词学家蔡嵩云《柯亭词论》:柳词胜处,在气骨,不在字面。其写景处,远胜其抒情处。而章法大开大合,为后起清真·梦窗诸家所取法,信为创调名家。如……《倾杯乐》(鹜落霜洲)……诸阕,写羁旅行役中秋景,均穷极工巧。   近代词学家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暮雨”二句音节极清峭。毛晋谓屯田词“音调谐婉,尤工于羁旅悲怨之辞”,此作克副之。   近代词学家陈匪石《宋词举》:此在柳词为委婉曲折者,所以屯田为慢词之开山人也。   当代词学家唐圭璋《论柳永词》:作者以工致的笔法,勾勒出图画般的春夏秋冬四季佳景。并擅长于摄取较有特征的镜头,使之形象鲜明地呈现在人们眼前。   当代词学家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上片写景,下片抒情,脉络甚明,哀感甚深。起三句,点秋景,“暮雨”三句,记泊舟之时与地。“何人”两句,记闻笛生愁。“离愁”两句,添出草蛩似织,更不堪闻。换头,“为忆”三句,述己之远别及信之难达。“想绣阁”三句,就对方设想,念人在外边之苦,语极凄恻。“楚峡”三句,念旧游如梦,欲寻无迹。末两句,以景结束,惆怅不尽。   苏州大学博士生导师杨海明《唐宋词史》:这首词,组织了好多景物,为了它的“体物言志”服务。先写鹜落霜洲,再写雁横烟渚,然后点出“秋色”二字。在此之后,又写了暮雨乍歇,以及岸边草丛边切切蛩鸣,以之来“补足”这幅“秋色图”的音响效果。以上是写景体物。至于抒情写志,则又用了小楫夜泊、独宿山村,以及月下闻笛、惹起孤恨来烘托其“离愁万绪”的心情。这样一种把情景交织起来、反复铺写的手法,就使这首词似于“辞赋”的面目了。   【作者介绍】   柳永,宋代词人。字耆卿,原名三变,字景庄,崇安(今属福建)人。公元1034年(景祐元年)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排行第七,世称柳七或柳屯田。为人放荡不羁,终身潦倒。善为乐章,长于慢词。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与歌妓生活,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词风婉约,词作甚丰,是北宋第一个专力写词的词人。创作慢词独多,发展了铺叙手法,在词史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特别是对北宋慢词的兴盛和发展有重要作用。词作流传极广,有“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之说。生平亦有诗作,惜传世不多。有《乐章集》。更多沙龙国际赏析内容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分隔线----------------------------
  1. 上一篇:《忆帝京》柳永词作鉴赏
  2. 下一篇:没有了
热点内容
  1. 柳永生平介绍 柳永(987?1055后)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人称柳,祖籍河...
  2. 《玉蝴蝶》柳永词作鉴赏 《玉蝴蝶·望处雨收云断》是宋代词人柳永为怀念湘中故人所写的作品。全词以抒情为主,...
  3. 《定风波》柳永词作鉴赏 《定风波·自春来》由柳永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首伤春怨别的恋情词。上阕...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
沙龙国际官网